关灯
护眼
字体:

【断头刀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四月,桃花满城。

    北宋都城开封府,进行了一场小小的春试,试卷交到龙图阁。这次的卷试并非为了选什么才子良臣,而是选通晓古今文字,有耐心又细心,可以将散乱古籍卷宗整理修缮的能人。

    批改试卷的是两位老臣,两个最近很忙的人。

    话说这开封城,上自皇室宗亲,下到平民百姓,都知道朝中有两个水火不容的人,一个是鼎鼎大名的贪官太师庞吉,一个就是鼎鼎大名的清官包拯。

    包拯和庞吉同朝为官二十载了,两人年龄相近,官阶也差不多,但性格相冲,八字不合。

    偏偏一个是皇上的老丈人,一个是当朝重宰,谁也不让着谁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俩交恶某种程度上也跟仁宗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赵祯,这位看似敦厚仁慈的年轻皇帝,其实也有些恶趣味。比如朝中一旦相安无事,就喜欢拿两位老臣开开心。这不么,最近边关平顺,朝中无事,也没什么灾祸冤情,于是仁宗突发奇想,说要整理出龙图阁里近三年的各地悬案卷宗,要研究一下下。

    于是,身为龙图阁大学士的包拯当时黑黝黝的脑门就汗涔涔了,上前一步,启奏,“皇上,龙图阁中卷宗众多,不如挑选一些太学的学生去整理?”

    “唉!”庞太师拉长个调门,也出班启奏,“皇上,太学的学生哪儿能分辨出什么悬案不悬案,还需包相爷亲自出马!”

    包拯眯着眼睛看庞太师,心说你这胖子趁机起哄!

    庞太师看着他一眯眼睛,整张脸跟个砚台似的严丝合缝,也有些慎得慌,不过见到包拯落井,他庞吉要是不往下丢石头,就不是庞吉了。

    赵祯悠悠地摸了摸下巴,开口,“太师言之有理,不如就包卿亲自整理。”

    庞太师翘起嘴角咧开嘴,笑意还没来得及完全在脸上形成,就听包拯来了一句,“皇上,微臣一人恐怕不够,想请太师帮忙分担掉一半。”

    太师的嘴角僵住,在听到赵祯轻快的一声“准奏。”之后,彻底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太监一声“退朝”

    众臣就在后头看着包拯和庞吉一边往宫门外走,一边掐着对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黑子,你干嘛拖我下水?”

    “托你的福,还不找你垫背?”

    在龙图阁困了三天三夜,被书虫咬得满身包之后,两位大人决定停止掐架,积极自救,于是就有了这一场春试。

    到头来,考上的还都是太学的学生们,十个学生用了小半个月,单单近三年的悬案就有满满一架子,其他的还要继续整理。

    这天,赵祯背着手来龙图阁晃悠了一圈,伸手抽出一卷来,边看边问包拯,“包卿,展护卫闲着没?”

    包拯仰起脸想了想……

    在太白居吃馄饨的展昭,突然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闲着呢。”庞太师又过来插话,“我说老包,你也真是能干啊,从哪里找来那么能干个展昭,他一到开封,以前那些旧案、悬案都破了,特别是关于江湖人的案件啊,以前一个小门派就把你愁得什么似的,现在可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庞太师可没看见包大人紧着给他挤眉弄眼使眼色,可惜包大人的面部表情都淹没在一片乌黑之中,老庞年纪大了又有点眼花,看不太清。

    “包卿和太师最近也都闲着么?”赵祯一句话,庞太师可算老实了,换来包大人恶狠狠一白眼——那个白啊……

    “这一柜子的悬案么……”赵祯从第一排一指指到最后一排,伸手拍了拍包拯有拍了拍庞吉,“两位,出巡一趟,如何啊?”

    包拯和庞吉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包大人连忙道,“皇上,臣开封府事物繁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近不是闲着呢么,有事情朕派人去接你。”赵祯堵了包大人一个哑口无言后,又瞧了庞太师一眼。

    太师只能咽唾沫——他更没借口了,因为一指都很闲。

    “就先从这一卷开始吧。”赵祯将手里刚刚抽出来的卷宗往包拯手里一塞,转身起驾,心满意足回宫了。

    留下包大人和庞太师大眼瞪小眼,黑脸对白脸,一起叹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府中的展护卫,就看到衙役们纷纷收拾行李,门口长长的出巡队伍,高举的公正廉明牌子很有些气派。

    迎面,看到包拯和庞吉并排走出来。

    庞太师一眼瞧见了前边的红色身影。

    展昭是最近才进开封的,不知被包拯怎么一忽悠,这位名满江湖的少侠就帮着查案来了。

    庞吉对这个挺拔俊美的年轻人印象极好又极坏。

    极好,是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本来就好,很难有人会不喜欢这样一个人,“讨喜”两个字,占满了他给人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极坏,是因为庞吉活了这么久,见了这么多,最了解这种温和的非池中物比不温和的池中物要难处得多。

    通常,越是谦和的人,骨子里越高傲;越是爱笑的人,翻起脸来越不会翻回来。

    展昭年纪轻轻能在江湖道上混得名满天下,必定不是善茬……再说,这年轻人身上有一股似乎能容纳正邪两端的随意,搞不清楚他究竟是暖棚里头的盆栽,还是山壁之外的藤蔓,当然了,最棘手是——他是包拯一边儿的。

    “展护卫。”庞吉对展昭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展昭微微翘起嘴角两端,一双大眼能弯成新月,给了太师一个他最常用来待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太师捂了捂心口,很久没人对他笑得那么真诚了,起码在他看起来确实很真诚。

    “大人,要出门?”展昭问包拯,双眼则是看着包拯手上的卷宗。

    “对啊,展护卫,你也准备一下,我们晚上动身,出巡查悬案。”

    展昭一听“悬案”,似乎挺感兴趣,抬手接过了卷宗,轻轻一扬……

    卷宗刷拉一声打开,另一端卷轴落到另一只手,双手一抖,开卷!

    展昭一个动作,包拯就听到身后一阵骚动,回头看了一眼,开封福里大大小小各种丫鬟挤在一起,光看嘴型就知道是在说一个“帅”字。

    包拯咳嗽了一声,回头,就见庞太师也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包拯推了他一把——老不休啊你!别盯着我家纯良少年!

    庞太师直摆手,他可不是小姑娘家觉得展昭开个卷帅得天昏地暗,而是惊诧于他神情的变化。

    展昭很严肃,默默地看完了卷宗,抬头,“断头案?断刀们全灭,像是江湖仇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展护卫有线索?”庞吉凑上去套近乎,“这案子相当血腥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刀削多首,这是江湖械斗的做法,死的都是断刀门的人,连掌门都被人砍了,杀人的绝对是个用刀的高手。”展昭收起卷轴轻轻敲着下巴,“江湖上刀客很多,但是能有这样刀法的却不多,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,而且差不多都是有名的侠客,应该不会干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哪些人?”包拯对江湖事不甚了解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用刀,最最厉害的应该是天尊,不过他是武林圣者,退隐江湖多年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