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兔子包番外028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自从那一摔之后,梁王便在自己的宫殿里休养,不上学。这一休,就休了足足一个月。

    正宣帝到寿安宫看梁王,梁王坐在圆桌边,托腮看着窗外说:“不知为什么,现在书也看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正宣帝怔了怔,便微微一叹:“筝儿聪明,以前就把课目提前学了。当时朕就怕你拔苗助长。现在你闲富下来,也是好的。在家好好养着,得空弹弹琴,画一下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梁王盯着窗外,漫不经心地说。

    在外面庭院的树下,一个粉色的小身影正蹲在那里,螓首低垂,只见她头上拱着两个包包。她正拿着根小树枝,不知在画什么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这时蔡结白着脸走进来,“应城那边来信。”

    正宣帝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来,对梁王道:“筝儿好好休养,朕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急急地离开。

    梁王看着正宣帝离开的方向,眸子低垂。

    最近西鲁要大肆进犯应城,不久,褚家便要兵败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不到三个月,因褚伯爷连续错误的决策而让应城失守,褚家那些铁血铮铮的英雄和十万兵丁埋骨应城。活着回来的只有褚征和褚飞扬。

    幸得康王及时来救,冯家异军突起,再有剩余的褚家军以命铺路,这才堪堪守住了应城。

    褚家老太爷把褚家八成家产变卖,抚恤战死的士卒。

    褚家树倒猢狲散,住在褚家的旁支纷纷离去。一时之间一片萧条。

    因着应城这一役,不论是应城,还是京城,都有点寥落之感。

    九月九,重阳节。

    一辆码旧的小马车缓缓从城门而出,走在小道上,最后停在一片枯黄荒抚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一名八、九岁的男孩从车辕上下来。

    一身洗得发白的青衣,却难掩男孩明月芳华的容颜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褚家最不起眼中的一名庶子,褚云攀。

    今天是九月初九,重阳节。

    褚云攀按往年的习惯前来给自己的姨娘上香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庶子也是主子,而姨娘却是下人。

    主子一般不会拜祭姨娘。

    但褚家的主母秦氏却一脸宽容地道:“纵然是个姨娘,但总归生你一场。你出生不久,她就去了,实在可怜。我又是个心慈的,你每年清明、中元和重阳都去拜祭一下。”

    褚云攀的内心极为平静。

    作为家中庶子,而且姨娘早亡,还是青楼出生,他自知自己比起一般庶子还要低贱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此生能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以前他向往当大将军,总想着,只要自己长大了,就能去应城,然后跟着长辈驰骋沙场。但家里败落,连去那边的机会都没有。爹更是整天让他念书,说谁也不准去那边。

    家里败落,他在褚家更是轻贱如泥,谁都能任意践踏。

    他学会忍耐和不作声,因为只有这样,别人才不会从欺负他找到乐趣。

    秦氏让他拜祭云姨娘亦是在故意提起他的出身,以此欺辱他。

    但他早就习惯,而且,纵然是欺辱又如何,也只有拜祭她的时候,他才感觉到一丝丝的温暖。

    九岁的单薄男孩提着一个篮子走向那个坟前,远远的,却是一怔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紫色的身影,正跪在坟前,背对着他。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