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50.Chapter 150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恭州市公安局。

    “什么, 车里有炸|弹?!”副市长霍然起身, 手里的听筒猛然拉扯电话线, 电话机在光滑的会议桌上发出刺耳摩擦声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哗然,紧接着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会议室窗外正值午夜, 黑暗浓墨般化不开;日光灯却明晃晃照着从正厅到副处等各级领导,乍看上去每张脸都挂着相同的凝重,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每个人眼神深处都闪烁着各异的光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只听副市长胸膛迅速起伏几下, 才咬牙回答:“我们随时等待S省及建宁市兄弟单位的回复,一旦需要任何信息情报协助,请随时联络!”

    副市长放下听筒,颓然坐进椅子里, 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嗡嗡不断,没人注意到副市长左手边, 某个穿深蓝制服白衬衣、胸前警号零零三的中年人目光飘忽不定。少顷他抓起手机,对书记员低声招呼:“我回办公室拿趟东西。”紧接着快步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下楼右拐尽头, 零零三推开自己办公室门,紧接着反手关上。直到这时他才终于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悸和恐惧, 大口喘息好几下后, 再次打开了邮箱——

    【如果有一天组织出事, 你立刻代我通知各个渠道,确保各上下线立刻隐藏。】

    【否则跟你相关的所有证据将于24小时内自动曝光。】

    零零三闭上眼睛, 浓烈的悔恨涌上脑海, 如万蚁噬心。如果那个总是带着魔鬼般笑容的黑桃K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话, 也许他会丧失理智地扑上去, 恨不能与对方同归于尽——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他还有仕途,有家庭,有本该光明灿烂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根烟工夫过后,零零三终于鼓起勇气,颤抖着手打开附件,开始按邮件内容向指定人员发送逐条指令……

    会议室里,一名其貌不扬的书记员突然起身,穿过人群走到副市长身后,附耳轻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果然。”副市长眼底浮现出一丝冷笑:“监视了他这么久,果然在今晚露出狐狸尾巴了。技侦已经准备拦截了吧?”

    书记员点点头,小声问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副市长咳了声,站起身。满会议室大大小小的领导们纷纷望来,却只见他面色阴沉肃穆,丢下一句:“我有点事处理,去去就来。”紧接着带书记员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尖的人可以看到,在大门关闭的那一瞬间,走廊上赫然有几名荷枪实弹的刑警紧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【消息开始发送,1/13】

    黑暗的办公室里,手机屏幕映着零零三苍白的脸。不知是无法面对自己即将传出的机密消息,还是他已经连这点光亮都不敢直视了,零零三连忙反手掩住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黑桃K通过一个简单的技术手段,设置了对他的监督程序。只要按指令发出机密,他便会收到程序发来的验证码,通过验证码登陆秘密服务器,他便能进入黑桃K的数据库,将自己的各项违纪证据彻底删除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了,他想。

    ——尽管每次屈服在对方胁迫下时他都会这么跟自己说,但每一次他都坚信,这就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零零三颤抖着吐了口炙热的气,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大门突然撞开,光亮轰然射入。零零三本能地伸手捂眼,随即疯了似的抬起手机按删除,但已经迟了;副市长亲自带着十来个人冲进来,刑警一把按住他的手,不顾他发疯挣扎,强行夺下了手机!

    “不!!还给我,还给我,我来解释——”

    “把这十三个号码交给技侦跟踪定位,立刻上报公安部,通知S省公安厅准备抓人。”

    零零三终于意识到大势已去,绝望瘫软在了椅子里。

    “早在去年12月初,被S省安插进吴吞、闻劭特大贩毒集团的卧底‘钉子’就查出了你的身份,并确定了你是毒贩闻劭用来联系上下渠道的关键中枢。”副市长冷冷道,“鉴于这一点,我们始终没有打草惊蛇,就是为了在最后时刻通过你,一举缴获这张贯通上下各级部门的保护网。”

    零零三脸色灰白扭曲,死死盯着手铐,终于挤出几个字来:

    “那个‘钉子’ ,就是当年……当年的江……江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就是三年前岳广平被害那天,你偷偷派人去现场企图将他灭口,但被他逃了出去,还在抓捕过程中撞上了货车的,”副市长冷冷道:“原恭州禁毒支队长,江停。”

    刷拉一声,闪电般的回忆浮现在零零三脑海中——

    “赵局,姓岳的他们家门口果然有动静了!”手下指着监视屏中的居民楼,顺着他惊恐的目光望去,只见楼道口正隐约晃动着一道熟悉的背影:“您看这个人是谁,他怎么会在这里?!他不是已经,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零零三脑子里嗡地一响,那身影竟然是江停。

    他不是“死”了吗?他为什么能活着回来?

    难道他已经投效了黑桃K?!

    如果在谋害黑桃K之后还能全身而退,那么他很可能已经在贩毒集团内部建立了某种关系甚至是合作,这让江停这张嘴的存在变得异常危险。现在他知道多少秘密?他是否已经查到恭州内部曾经为草花A提供保护的人就是自己?他为什么去找岳广平,难道是打算——

    零零三掌心出汗,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哑道:“……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赵局?”

    “姓江的‘死而复生’,持械拒捕,因为有可能对岳副市长造成极大威胁,被当场击毙。”零零三咬牙切齿道:“弄干净点,别做外勤备案,所以别闹出太大动静。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手下人面露狠色:“是,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我当年根本没必要,”零零三失魂落魄:“原来我当时根本没暴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后悔的是这个?我还以为你后悔的是从最开始就不该跨越雷池!当年你隐瞒、监视、盯梢岳广平,私下为吴吞提供了多少庇护,1009案发生后又到底动了多少手脚,等到看守所里再慢慢交代吧!”

    副市长再也不多看他一眼,厉声道:“带走!”

    两名刑警将面如死灰的零零三挟起来,手铐随颤栗而哗啦作响,消失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“嗯,嗯明白,”吕局肃然道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吕局挂了电话,魏副局在边上一句“什么事”还没问出口,就只见他抓起手机,面沉如水:“江队!江队你还能听见吗?听我说!”

    “恭州赵副局长试图向外传递内部机密,刚才已经被抓了,手机密件被技侦全部拦截,我们顺着这些线索也能摸到贩毒集团的老巢,再难我们也会尽全力!”

    “闻劭的命不比你值钱,你得活着回来!我们自己人的命更重要!”

    “——我们自己人的命更重要!”

    吉普车内,冷汗顺着江停苍白的脸汇聚在下巴颏上,随即滴进衣领,洇出一滴小小的湿迹。

    侧视镜内骤然闪现出强光,那是警车不仅没有减速远去,反而开上来了,几乎要紧紧挨着吉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停喘息着拿起手机,贴在嘴边。他的嘴唇在微微发抖,但没有影响语调一贯的冷静和坚决,闻劭从副驾上深深盯着他,只见他鼻梁正反射出挺拔笔直的微光:

    “告诉严峫……让他把警车停下,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余队的吼声多少年都没这么尖利过:“清除路障!快!快!!”

    这重重关卡原本是为了拦车抓捕黑桃K而设下的,但现在却变成了争分夺秒的修罗场,只要吉普撞上任何一道路障,都有可能在惯性作用下触发炸|弹,将所有警车裹成火球炸上天。

    车灯转瞬即至,刚设置好的最后一道路障也被刑警飞身推到了路边。下一秒,吉普车呼啸而来,惊险至极地穿过关卡,在十多辆警车的注视下冲进了夜幕!

    呲——尾随吉普的那辆警车却戛然而止,尚未停稳便只见严峫跳下车门、扑向后座,头也不回吼道:“来个人帮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