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百二十九章 山都之战下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楚问那性格,自然不会给姜明恪什么好脸色,‘嗯’‘也代我向你家老祖问好’,两句话后便闭目养起了神。

    “老祖这遭威震白山……”

    姜明恪眼力劲是有的,恭维话说到一半,见状转而一揖到地:“是晚辈莽撞了,呃,那晚辈就不打扰老祖清修了,告退。”就这么躬身缓缓倒退出门。

    “姜门主,请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齐休刚到,没时间先行与楚问沟通,临送姜明恪出门前,他趁行礼和又抬起眼皮的楚问对视了下,只一眼,立知其伤甚重,已到拖累本源,对大道有所妨碍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心中暗暗叹了口气,但事到如今,男人之间说什么问候关心之类的话都是多余,大家都拼了,楚问重伤,自家楚秦在帕吉涧也伤亡了大几百人,别提还有肉身都拼没了的楚红裳,以及在楚云峰养伤的楚神通。

    白山剑派元婴那一剑给楚神通创下的内伤比外面看起来严重得多,加之楚问自己严令不许齐云楚家修士再唤楚神通出关,所以现在,谁又不是在硬提着最后一口气呢?

    “齐掌门太客气了,你是我齐云南下的前辈,此间事了之后,许多关节,我还要向你请教呢。楚问老祖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一离开元婴前辈眼皮子底下,姜明恪便不再掩饰他受冷遇后讪讪的态度,情绪索然地负手走在前头,“仍得烦你帮我多加解释几句哈,确确实实不敢巧,我正闭死关,门中那些蠢物又不知变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的,姜门主切勿多心,实在是楚问老祖对谁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齐休假意开解:“以后相与多了,你自然知道他那又臭又硬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姜某也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姜明恪大笑,算将此节揭过,齐休一路奉承,很快又宾主俱欢。

    按齐休设想,最完美的设计是先这么把姜明恪哄得开开心心先行离开,独留姜家那名负责控灯的金丹在阵中,到时和离火一开打,战场之上,本方下什么命令,那名姜家金丹自不敢拂逆。

    可姜明恪固然城府还没修炼到齐休这等级数,但确实是个不缺主见的一派掌门,不管言语上被捧得如何受用,就一口咬死他江南宗借灯可以,但人不便留在阵中,否则会落人破坏分封三代规矩,下场参战的口实,所以他和那名姜家金丹到时都会先留在安全之处观战,然后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当初约定的是让连水元婴帮这边出手一次,如果按姜明恪的安排,召唤出连水元婴法相的时机,从始至终都会掌握在他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也行罢。”

    齐休也无法逼迫太甚,只得转而作态求道:“只是楚家和我楚秦身家性命全在此战,还请姜门主看在大家同为齐云跟脚的份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省得,绝不会误事的。”

    姜明恪满口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箭已在弦,离火联军选择稍稍后退,撤离仙林坳范围,遥遥背靠山都山,静候敌军。

    列阵已毕,古熔手执令牌、令旗,傲然立于阵法中枢,身侧金丹如云,他举目四望,两万修士组成的人海无边无沿,四象阵巨大的阵法石柱如林树立,巨兽的嘶吼、押阵修士的呼喝、防御护罩的嗡鸣以及蔽空旌旗拂动的猎猎风声四处响起,无不衬托着遑遑大派的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“风向有些不利。”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他仍在小声嘀咕,抱怨郎季高等人挑中今日决战。

    从早上开始,战场所在便突然刮起了大风,离火大军确实处在下风口,不过哪怕修士之间单打独斗,这种自然风的影响都极其细微,旁边一众金丹听到堂堂离火盟主本人突发如此滑稽的扰乱军心之语,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但也见怪不怪了,大家都默契地选择了不接话茬。

    之前古熔就和郎季高在老祖跟前,为是否与敌方快速决战而吵得不可开交,在和楚问部对阵的那段日子里,他花了大力气,将山都山附近的防线经营得如铁桶一样,是以一得到楚问部和齐休部合军的消息,第一反应便是撤回那里。

    郎季高说动老祖不允后,他又掰扯什么仙林坳乃楚秦发家福地,意头不佳,郎季高则讲古说仙林坳原名陷林坳,而楚家的楚字上面正好有个‘林’,意头反而大大有利于离火盟。

    但古熔坚持已见,左右这种事对战局不甚关键,众人拗不过,也便依了他,是以联军后退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他的小心思郎季高早摸透了,无非是此地便于其见势不妙逃回山都山老营罢了。

    郎季高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,堂堂一门之主,这么临敌而怯叫个什么事,偏偏联军招揽的外部金丹不少,有些话自己还得照顾门派面子和军心大局,不好宣之于众。

    如今白山各家得了齐休部帕吉涧‘惨败’的消息,纷纷做出了反应,已攻入灵木盟领地的青丹门临时改变计划,大起胆子往北直取灵木楚秦交界处的博木城,青丹门此举,实际上已经解了楚秦南部的危局。

    何欢、幻剑自然愈加加紧了对灵木大军的攻势,而按战前约定,灵木盟负责帮离火防守南线,如今他自家领地遭青丹门袭击,正面战场又处于下风,加上当初立约的柴艺已陨,灵木盟还能不能完成战前的承诺都是未知。

    幸好何欢、幻剑还要面对更南方的厚土、锐金、白山剑派三家大军。

    偏偏楚问在山都山外和诸位老祖那一场血战,导致厚土、锐金、白山剑派可动用的元婴几乎全灭,而何欢宗那对狗男女战力本就压过除司空宙外的白山其余元婴一头,如今两人更是如龙归大海,各家毫不能制,差不多又抹平了因白山剑派反水造成的,南线战场本方低阶修士人数上的巨大优势。

    还有,根据裴家裴双在外海传回的情报,海楚门远道来援的飞梭早已经过了鱼尾岛多时,裴双判断差不多快抵达漆山岛了,盖因三楚和楚秦对漆山岛的定海宗有援手翦除魔灾之恩,说不定,定海宗会加派人手帮忙,还当年的人情。

    当然,鱼尾岛对白山来说仍然算远在天边,不构成燃眉之急,高、裴两家也在使用外交手段对定海宗施压,令其不答应海楚门的请托,但高和同、裴雯两位元婴又被当年的反高广盛势力牢牢牵制住了,不敢离开齐云范围。

    再拖这么下去,敌我双方的攻守就要完全易势了。

    楚家和楚秦愿意决战,郎季高都求之不得,哪会让古熔再往后拖,哀求老祖、在老祖跟前和古熔吵、辩、捧、哄,十八般武艺齐上,才好不容易促成了今日之局。

  &nbs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